游戏陪玩 B 面:从 0 到 1 推动十万灵活就业

在游戏行业合规化浪潮下,整顿 8 个月有余的陪玩行业迎来复苏。诸多风靡一时的陪玩软件,都在 6 月左右重新上架。这标志着游戏陪玩赛道重启,游戏行业新潜力也正在被激发。

伴随重启陪玩行业的还有诸多新兴职业。电竞指导员、游戏服务师这类新职业名称映入眼帘,并获得了官方背书。一个信号是,陪玩行业在为用户和行业提供更好的游戏体验,技术服务支持基础上,行业内部要积极促进标准建立,体系化培养相关人才,为 灵活就业 政策输送了大批优质的电竞从业者。

重新审视现今的游戏陪玩行业, 误解 贯穿了行业发展始末。从违规交易、备受争议到如今拥有规范化行业标准,陪玩行业用实际行动排除了人们的误解,在赢得认同同时,也延伸出更广阔的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

不被理解的供需关系,成为陪玩行业被讨伐起因。从行业起步的商业逻辑来看,陪玩行业是整个游戏大赛道的补充。一部分团体作战属性的游戏,需要有经验的游戏玩家作为补充,以提高游戏体验。除此以外,部分游戏社区不平衡的性别比例,导致游戏氛围不和谐,游戏陪玩的加入改善了这样的局面。

对于用户而言,陪玩更接近于一种价值消费。许多游戏玩家在获得游戏带来的快乐时,也产生了孤单、自卑等负面情绪。陪玩的加入,是这类玩家的福音,促进了整个游戏社区的良好氛围。

以优化用户游戏体验,促进就业为初心的陪玩行业,本来应该在游戏赛道担当起 辅助 地位,以技术、服务支持去推动整个游戏行业的进步。

陪玩成为众矢之的时, 乱象丛生 灰色产业链 时常作为讨伐陪玩的关键词。在反对者的视角里,陪玩是不正当的游戏服务,这种服务会破坏整个游戏社区的氛围,同时过度提高游戏的社交属性。实力和趣味性不再是评判玩家的核心标准,游戏也会随之 变味 。

本质上,这种争议瞄准的在价值消费引发的灰色产业。以陪伴服务的交易本质的陪玩,确实存在着脱离平台非法交易风险。当越来越多的目光瞄准陪玩行业,风险被无限放大,盖过了其本身的商业逻辑。

事实上,在行业头部的 APP 的测试中,并没有发现所谓的灰色内容,电竞指导与陪练占据了平台主流。

某头部平台一位电竞指导员吴先生表示,陪玩不仅是他生活一隅,更是职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我本身是做外贸的,失业回老家后,开始找一些兼职岗位。在最艰难的时间,是陪玩给了我一个能够养活自己的机会。 据悉,吴先生失业后每天利用陪玩兼职赚钱,日工作时长在 3~5 小时左右,一个月的薪水可以 5000~8000 元不等,足以支付小城市的开销。

随着社会思想的进步,越来越多的人认知到游戏也能成为一种产业,电子竞技也能成为一种合规化运动。然而社会对于电竞行业的接受度尚处于起步阶段,位于游戏行业下游的陪玩仍然处于舆论重灾区。

对我而言,陪玩更接近于视频会员订阅这类服务。 一位游戏行业资深玩家这样描述他眼中的陪玩行业, 有很多游戏不是单机游戏,确实需要团队配合。缺人的时候,经常会找差不多分段的陪玩,平时一个人玩时,也会找陪玩。陪玩是我游戏生活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

游戏行业走上正统道路,是整个大赛道的积极讯号。2018 年后,中国电竞迎来飞速发展,行业产值从从 834.4 亿元增长至 1401.81 亿元,用户量最高时达到 4.89 亿人。2020 年,电竞也获得官方认可,正式列入 2022 年杭州亚运会竞赛项目,成为被国际认可的体育赛事。

陪玩作为电竞的重要组成部分,在长达 8 个月的合规整改后,也积极参与到游戏行业规范标准的建立与完善中。

公众对于陪玩行业的 误解 并没有成为发展阻力,恰恰相反,成为了陪玩行业合规化发展的强大动力。从行业升级的长远意义上来看,合规化对于陪玩行业,乃至游戏行业都有着正向影响。

合规化后构建的行业准则,也让陪玩行业能够为用户提供更高质量、更符合标准的服务。

游戏服务师和电竞指导员这类职位的认可,充分说明陪玩成为公认的新型职位之一。今年 5 月, 中国通信工业协会电子竞技分会 游戏服务师’职业技能团体标准终审会 在长沙举行,并给出了游戏服务师在职业概况、基本要求、工作要求、权重表四个方面的规范。

6 月,上海市电子竞技运动协会领导并起草的《电子竞技指导员管理规范》及《电子竞技指导员服务能级评价导则》正式发布,也涵盖了电子竞技指导员的资质认定、服务要求、技能水平等维度细则要求。在官方背书下,游戏服务师和电竞指导员都成为了正统职业之一。

陪玩这么大的市场,能够创造太多的就业机会。 一位电竞行业从业人员这样评论此次整改, 所以愿意投入资源去对陪玩行业进行整改,因为带来的商业价值和社会意义是不可估量的。

根据艾瑞咨询预测,整改前,2021 年游戏陪玩市场规模超过 140 亿元,并将持续增长。这源于游戏陪玩行业结构相对扁平,商业模式也趋于固定。从国内游戏用户的表现来看,对于游戏陪玩的付费情绪也相对积极。

在游戏陪玩固定消费三年已久的董先生表示,他所玩的游戏,按小时收费的价格为 60-100 元不等。根据公开数据显示,该游戏的售价为 98 元,这意味着对于某些付费玩家而言,游戏陪玩能够创造超出游戏本身的价值。

根据华经产业研究院数据资料,2021 年国内陪玩行业用户每月在陪玩行业消费超过 200 元的占比超 50%,人均消费达到了 453.6 元 / 月。

创造新职业,意味着给予求职者更多的选择空间。中国通信工业协会电子竞技分会发布《中国电子竞技陪练师标准》后,已经有 4 万人通过了国家电竞陪练师职业资质认证考核。未来,随着电竞入校,游戏陪玩成为正规职业之一,游戏行业为社会创造了更多的岗位。

游戏陪玩市场规模超过百亿元,是电竞产业中除游戏、直播、赛事之外的第四赛道。合规化后的陪玩市场依旧继承了过去强大的潜力,以强劲生命力推动游戏赛道的成长。

在电竞入亚大背景下,政府也在积极布局,国内电竞面临着行业崛起的机会。作为电竞产业生态链上重要的一环,陪玩也以自身的健康成长反哺游戏行业,让中国电竞登上更大的国际舞台。

另一方面,行业标准建立后,陪玩市场也在游戏赛道外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尤其是就业市场,除了对于专业从业人员制定了培训标准和就业指导外,也创造了更多兼职可能性。在 灵活就业 方针指导下,更多在电子竞技有才能的人,能够通过陪玩这个职业获得报酬,舒缓就业难题。

由于从业门槛相对低、工作时间灵活,更多年轻人选择游戏陪玩这个职业。据悉,参与到游戏陪玩行业的从业者已超过 10 万人。 是相对稳定的一笔收入。 在陪玩行业兼职三个月的李女士描绘了陪玩这个职业对于她的意义, 我非常喜欢打游戏,游戏打得也不错。在享受游戏快乐的同时,又能够获得报酬,对我来说是非常幸运的事情。陪玩成为了我职业的一部分。

陪玩提供的灵活就业空间还在不断增长。腾讯电竞发布了《2022 年全球电竞与游戏直播市场报告》,预测未来三年,电竞行业规模将以 13.4% 的年复合增长率增长。腾讯游戏副总裁表示,预计未来三到四年,电竞行业人才缺口将达 200 万。这种增长,带动的也是陪玩行业从业者规模的扩张。

越来越多的青年参与到陪玩行业建设中,也能通过这样的就业机会,促进社会消费流通。未来,合规化的陪玩行业将迎来高速增长期,为行业带来更多商业活力的同时,也进一步实现自身的社会价值。

券商史上最大配股来了!中金公司抛270亿元募资计划,净资本短板有望补齐

文旅部:今年中秋假期全国国内旅游出游7340.9万人次;中成药联盟集采16种常用中成药,患者用药提质降价之外,还有哪些值得关注

医药基金伤情最新“排名”,跌幅最惨的不是葛兰,竟是这一只单日跌超过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