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品牌4F赞助冬奥会8个代表团这个国家即将迈入发达国家行列

但在过去30年,如果说有哪个国家的表现堪称经济奇迹,亚洲的代表是中国,欧洲的榜样则是波兰。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IMF)的数据,30年来波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年均增速达到了4%,居欧洲之冠,GDP总量也从1990年前的世界第36位上升至2020年的23位。

以人均GDP计算,1990年波兰世界排名88位,大大落后俄罗斯的61位。2020年,波兰的人均GDP达到15,656美元,位居49,中国和俄罗斯分别为63和65。有机构预测,2022年波兰人均GDP有望挑战17,000美元,逼近联合国认定的发达国家门槛。

1989年之后,几乎所有的东欧国家采取的是大同小异的改革路线,包括放弃计划经济,启动私有化,引进外资等等,但为什么只有波兰能够平稳度过网络泡沫、欧洲债务和世界金融危机等全球性灾难,保持稳定增长?

遗憾的是,发达国家对这方面的研究并不多。相反,一些波兰和中国学者和观察家倒是做了不少工作,提供了很多被外界有意无意忽略的视角,令人眼前一亮。

总体来看,这些学者将波兰的崛起归功于几个因素:改革有群众基础、私有化循序渐进、与欧盟的无缝连接。

很多人认为,波兰的改革始于1989年的“柏林墙倒塌”。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误会。实际上,波兰早在1970年就尝试经济体制改革,当时被称为“现实社会主义制度”,其核心就是突破苏联的计划经济模式,引进市场化机制。虽然在苏联的强大政治压力下,改革夭折,但奠定了波兰国内市场化改革的氛围,以及某些领域的实践基础。同时,改革也焕发出了波兰民族身上的独立性。换句线年才启动改革的东欧其它国家,波兰的变革有十分强大的群众基础。

对此,世界银行高级经济学家、波兰学者马钦(MarcinPiatkowski)有过一个非常独到的总结。他把波兰1989年之前的改革实验称为“社会主义正面遗产的一部分”,是后来大规模“西方式”市场化改革的基础之一。

在接受界面新闻的采访中,马钦说,1989年波兰经济濒临崩溃,但它有一项遗产是经常被忽视和低估的,那就是它留下了一个开放的、平等主义的、没有阶级的、尊重才能的社会,它让每个人,而不是寡头,都有成功的机会,这在波兰历史上是首创的。

马钦说,1989年波兰重启改革后造就的亿万富翁,基本都是自力更生的企业家。这说明民众对于改革的参与度很高。

1989年之后的东欧经济改革,模板都是美国经济学家萨克斯发明的“休克疗法”。其措施通常比较激进,包括放弃价格、补贴管制,允许汇率浮动、快速私有化,等等。

正是因为经历了之前的改革实验,波兰对激进的改革持谨慎态度,在接受“休克疗法”内容的同时,策略上选择循序渐进,逐步摸索适合自己的路。

波兰在1990年就颁布了《国有企业私有化法》,但直到1996年再次修改后(变为《商业化和私有化法》)才大规模实施,是东欧国家中最晚的,但效果是最好的。

在这几年中,波兰密切跟踪其它国家的私有化进程,吸取它们急于私有化、甩卖资产,让寡头们钻了空子,从民众手里低价骗取国有资产,从而引发动荡的教训。同时,政府扎扎实实建立法律基础、监督机制(比如成立国库部,负责私有化和国资监管),包括不反对媒体和工会的介入,让之后的私有化过程透明而有序。

当政府最终在1996年开始私有化时,国有资产的价格已经总体趋于接近市场,民众的接受度较高,受益面也较广,没有形成新的寡头。

前几年,中国出现过一个“冰棍理论”,意思是国企改制或是处理不良资产,就像卖冰棍。冰棍在手里时间长了就会融化,最终剩下一根木棒。

按照这个理论,国企或是不良资产将随时间的推移而加速贬值,因此改制或出售的动作要快,而且要优先处理优质资产,质地越好的企业越要优先处置。

据研究者信力建介绍,波兰将国有企业分为大中小三类,不同的类别采取不同的处置策略和优先等级。比如,先将小型的商业和服务业私有化,购买者包括很多本国公民,在培育本土私营经济的同时,政府逐步获得经验。在后期对大型国企的出售中,政府规定外部投资者最多只能购买公司85%的股份,其余15%的股份必须出售给公司员工,同时保证在一定时期内(2-4年不等)不裁员,以保障社会稳定。

最值得称道的是,波兰政府成立了“国有化归还基金”,将出售国有资产获得收入的5%返还给那些历史上“私人企业被迫国有化”的私人业主。这让老百姓从内心深处觉得,新政府和过去不一样,愿意把对私人财产和企业家的保护落到实处。

另外,波兰政府还用出售收入的1%建立教育基金,专款专用投资教育,包括师资培训、教材改革,等等。这样的决策,对于当时百废待兴的国家来说,很不容易,需要领导人有极大的前瞻性和魄力。学者们的一个共识是,人才的充裕和性价比一直是波兰与邻国竞争外资的一个重要优势。

从结果上看,波兰的国有企业从1990年的8,453家,减少到2003年的1,736家,同期国有经济占GDP的比重从69.1%下降到26%。民营经济的活力被大大释放。

根据中国驻波兰大使馆经济商务处的研究,截止2005年,参与波兰私有化的资金一大半来自海外,其中法国、德国、瑞典、爱尔兰、美国和荷兰的投资者最多。在有的年份,外资参与私有化的资金高达100多亿美元之巨。

外资的积极参与以及经营的快速好转,也让波兰国企的裁员幅度非常小,几乎没有引发大的社会动荡。

私有化只是波兰融入外部世界的起点。从一开始,波兰领导人的想法就是拥抱欧盟。

事实上,从1993到2004年波兰一直在为满足加入欧盟的标准做各方面的准备,比如知识产权保护和反垄断等法治建设。事实也证明,加入欧盟,让波兰获得了这个国家历史上最大的经济转机。

有数据显示,波兰每年接受欧洲大量的“输血”,比例相当于GDP的2.5%,极大支持了波兰的高速公路、机场这样耗资巨大的基础设施建设。

除了“输血”和投资,加入欧盟也意味着波兰与法国和德国等欧洲发达国家成为一个单一的市场,不仅增加了贸易便利,其制造业和人才基础也让波兰迅速成为欧洲一个重要的生产基地。

马钦的总结是:没有欧盟,就没有波兰的经济奇迹。欧盟是波兰成功的主要推手,80%以上的波兰人也支持欧盟,可能是全欧之最。

有趣的是,2021年7月,马钦在《中国和波兰:异曲同工的经济双雄》(China and Poland:The Unexpected Parallels in Economic Development)中写道,波兰的成功和中国有很多相似之处:强有力的最高领导层、实事求是地运用市场力量,以及通过向西方开放来获得民众支持,从而达到振兴自己国家的目的。

马钦认为,新黄金时代就是指历史上这个国家的大部分国民从未享受过如此高的收入,他们与发达国家生活水平的差距也是最小的。